回旧版

最好目录网盘-优质网站推荐分享-以网站收录和网址导航为主的分类目录网!官方网站

See:专为一二线年轻人打造的时尚 平台

原创:来自IDG资本

丁香今年 25 岁,不是北京土著,但也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几年。周末,她爱约上闺蜜逛逛商场,但大多数时间只是 window shopping 。对于一个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来说,负担房租、日常开支已经占了薪资的大部分,想要消费商场的大牌、名牌,还真得下一把狠心。

逛商场无非几个性价比稍高的快时尚品牌:H&M、Zara、Hollister,偶尔也去以试衣间闻名的 UNIQLO……

丁香习惯在地铁上读一些时尚博主、时尚自媒体的文字,她从来不买杂志,那玩意儿不划算,文风也不好玩儿。每逢小型闺蜜聚会,“丁香们”会聊起最近的时尚热点:

A:诶,我在街上看到一妹子穿的阔腿裤特好看,那飘逸的大裤腿儿加上露出的脚踝细细一节,显得腿巨细巨长!

B:现在不是流行阔腿裤嘛,石榴婆写过,你形容的这种叫“短一截”阔腿裤。

C:我也看石榴婆诶!可惜看了没法直接买,我也不知道上哪搜去……

B:“最潮搭”就能买,它文章最后会放几个单品的购买二维码,炒鸡贴心!

A:我来试一下~咦,这个二维码貌似是跳转到了一个叫 See 的 app,这是啥玩意儿?

以上情景纯属虚构,如有与现实重合,纯属应当……See 的创始人 Tree 正是瞄准了这样的变化与机遇。See 上线后不久就获得多家 VC 青睐,完成了 IDG资本领投,晨兴、贝塔斯曼跟投的 A 轮融资。Tree 曾就职于腾讯,期间获得 13 项专利,See 是他第二次创业,团队里有他当初在腾讯的小伙伴,还有来自阿里、京东、芭莎等各个行业的专家,平均年龄 25 岁,40%是研发,是一个年轻、兼具技术与时尚范儿的团队。

本期「CEO说」邀请到了 Tree 来分享他的创业故事与心得,以下根据他的自述整理。

创办 See 的想法源于 2014 年初,我在洛杉矶机场看见一个很赞的旅行箱,拍下后回到国内却怎么也找不到“同款”。

这个事让我想到很多。

现在中国正处于全球化时尚消费的大机会中,在移动互联网下成长的新一代年轻人的消费呈现出新趋势:

1、主动消费意识增强,自我认同感增强。他们会主动去求购明星、达人、甚至是路人的同款;

2、“人以群分”、“人格化”越来越明显,时尚文化的圈子日益细分。以前是哈日、哈韩、欧美风,现在则是“性冷淡风”;

3、消费场景越来越丰富,呈现出娱乐消费为主的趋势。新生代对手机内容的需求很大,而时尚消费又与内容紧密结合在一起。用户在线下逛街、看电影,或是在线上看电视剧、看杂志、浏览社交网络,都可能催生出消费欲望。


 

另一方面,在消费升级大背景下的出海消费正变得越来越平常。2015 年中国公民海外落地消费商品达 1.5 万亿,“消费力”和“消费视野”正双重爆发。然而为人熟知的时尚品牌大多数还是“舶来品”,中国消费者是一个被海外时尚文化所影响、教育的群体。

“海淘”的兴起给大众消费者带来了便利,即使人不到国外,也能购买到某国的消费品。这是巨大的红利。而就时尚产业的特点来说,与手机品牌不同,中国人对时尚品牌的营销、运营还不熟悉,这一块很难逆袭或者复制(在法国人手中红红火火的“飞跃鞋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)。

第三,在国家层面,GDP 要以消费为中心,强调供给侧改革。在今年 3 月刚颁布的跨境税改新政影响下,保税区模式红利减少,直邮模式以及海外供应链能力变得更加重要。

我一直认为,海淘玩“差价”、玩“渠道模式”的价值较薄,受政策影响的风险也更大,他更看好的模式要能真正拓宽消费者的视野,平台能把品牌“引”到国内来,尤其是那些还不为国人所熟悉的“腰部品牌”(指还未在国内形成直营/代理渠道的快时尚品牌,据此,Zara、H&M 一类属于头部品牌)。逐步“引”进来后,甚至可能在国内进行生产,从而“内化”国外品牌。国内的用户消费势能很高,但缺少一个平台,将国外品牌与势能连接起来。

关于这个平台的定位,我画了一个图,可能看得更清晰一些:

如果把当前的人群划分一下,左边是三四线,右边是一二线,下面是美妆,上面是服装(对于女性消费者,美妆和服装是最大的两个品类)。三四线服装我们可以看到蘑菇街&美丽说、明星衣橱、唯品会等,三四线美妆有很多产品,一二线美妆有小红书等,但是一二线的服饰这块我们还没发现一个平台可以作为入口。当时我们做了 2000 人的调研,反反复复研究这个场景,看到这样一个区间的空隙。

我们现在做的事,定位就是“一二线年轻人的时尚平台“。


 

为了实现这个平台目标,我们围绕“内容-社区-消费”这条路径做了三件事:

1. 满足用户主动消费的需求,做一款拍照求购同款的工具,用手机连接内容+消费;

2. 满足用户被动发现、浏览的需求,做 PGC+UGC 结合的时尚内容,形成“人格化”社区,影响用户三观;

3. 满足用户“所见即所得”的需求,分布式的全球买手供应链结合内容,内容即货架。

这三件事说起来容易,但每一个点实现起来都不容易,并且竞争激烈。

See 是怎么做的呢?

一、创新的购买方式

See 的拍照求同款功能是去年 6 月就上线的,最开始 5 个小时才有应答,现在已经缩短到最快 5 分钟,平台的回答率达到 100%,一年超过百万次服务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也走了不少坑。最大的改动之一:开始全部是机器答复,后来我们发现冷冰冰的工具式对话并不适合女性消费习惯,现在改成了“数据(图片识别+深度学习)+人“模式,将求购需求分发到时尚专家手上,See 首创了机器+人应答求购的模式。


 

除了求购,用户也可以边看边买,看着看着就买了——也就是我们下面要谈到的“内容货架”。

二、创新的内容货架

See 的内容目前主要来源于三块:

1、用户产生的 UGC 求购“心愿”内容,并将其结构化、标签化;

2、时尚 KOL、时尚自媒体产生的 PGC 内容,我们提供技术+供应链,将内容与平台商品连接;同时,我们免费对内容创作者开放素材库,提供数据化的热点参考,内容生产完成后可发布到多个平台,为内容创作者提供内容生产、分发、变现一站服务;

3、时尚买手、KOL 根据 UGC 热点及潮流热点产生场景化主题内容。


 

内容是移动端重要的创新,而时尚消费又与内容紧密相连,在上述三类内容的基础上,汇聚了用户、时尚KOL、买手的 See 将会是一个聚集时尚新生代的内容消费社区。阿里前阵子宣布了俞永福带队在 UC 浏览器做“内容店铺”的消息,在淘系生态内也已经做了内容板块——“淘宝头条”。但是,巨头和创业公司在内容电商上的探索,可以说处于同一起跑线。


由时尚KOL+买手+用户组成

三、全球时尚供应链

要最终实现“所见即所得”,中间至少还差了一个“供应链”。See 在供应链上采用了比较灵活的分布式买手体系,“海外品牌经纪人地面采购”+“品牌直邮”的浅库存轻模式帮助平台覆盖了 800 多个时尚品牌,超过 10 万的可销售 SKU。

同时,我们为品牌提供内容、营销、社区、销售的从0到1一站式服务,目前有 30+品牌实现在 See 的独家首发,平台打造的爆款——韩国小众女装品牌 Chuu 在 See 上一个月就能达到百万级的销量,现在已经正式入驻 See。未来还会有更多品牌方入驻,比如最近会引入的韩国最大的时尚品牌 LAP,他们拥有亚洲迪士尼版权,See 将作为国内首发平台,双方进行联合营销。

我们还在初步尝试社区 C2B 模式,在社区同求款聚集需求,推动用户口碑。聚集势能之后,See 就可以找品牌商开展合作。


 

我们在今年 1 月份上线了电商模块“Seego”、实现了产品内的完全闭环。See 现在的订单月增长率超过 150%, 5 个月时间,月销售额从 10 万蹿升到了近千万。这个增速连我们自己都惊讶,同时,我们在供应链上的优化成果也部分得到了验证。

See 在全球供应链的建设上做了很多优化,包括“供应链模块化”——每个环节有多家供应商,订单不会因为跨境供应链的流程“卡住”;在品控上也更为严格,See 在日、韩、英、美、意五地有近 10 个海外合作仓,对买手寄来的商品进行一一验货、再包装,以保证用户体验一致。


 

See 的故事讲完了,说了这么多,我们其实在回答一个问题——“微信时代”的移动电商应该怎么做?而 See 把这个课题进一步缩小到了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,尤其是年轻女性的范畴。在 IDG资本副总裁楼军看来,移动互联网环境演变到今天,移动电商的玩法已经跟 PC 时代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甚至与之前的移动电商也“长得”不一样了。

楼军在 IDG VIEW 上关于“新电商”的分享

查看一下手机的耗电情况,我们会发现将近 70 %的电量都被微信消耗掉了,微信的绝对主导地位决定了移动电商将以适应微信特性的形态存在;微信的核心是社交网络,而能在这张网上引起用户传播、分享的东西是“内容”,与电商结合就是“内容电商”;更进一步的,“高质量内容”则能引发冲动消费。See 在内容电商的基础上,用求同款、PGC 生产等方式深度挖掘消费场景,这是我们看好 See 的根本逻辑所在。

此文由 最好目录网盘-优质网站推荐分享-以网站收录和网址导航为主的分类目录网!官方网站 编辑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!:首页 > 教程收藏 > 站长资讯 » See:专为一二线年轻人打造的时尚 平台

()
分享到:

相关推荐

评论 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