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旧版

最好目录网盘-优质网站推荐分享-以网站收录和网址导航为主的分类目录网!官方网站

1人全职的社群,如何做到估值2000万?

 6月末的一个下午,北京,金融街金融客咖啡正房。窗外37度高温。

  来自上市公司天神娱乐、宋城演艺、华人文化、创新工场、中国文化基金、腾讯、创东方等20余家专业机构的业务骨干,正在通过大屏幕微信直播的方式,聆听花椒前CEO胡震生对网红行业的一些理解。由于是闭门沙龙,嘉宾分享了很多其他渠道无法获知的珍贵观点与数据。“答应过做这个闭门分享的,但腿临时摔伤了,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交流。”胡震生说。

  这是健一会第53期闭门沙龙的一个场景。

  “免费,闭门,定向,小规模,多频次,高匹配,高大上,是我们活动的显著特征。”健一会创始人郑灵辉说。

  现在健一会几乎每周都有各种活动,所有活动均为定向邀请。”从2011年末到现在,运营4年多以来,没有向会员收过一分钱。并且,我们对活动场地要求很高,比如现在选的紫砂博物馆,里面一把壶就卖到了2000万。“郑灵辉笑着说,”有位来自苹果公司中国区的某位高管,参加健一会的活动已经超过10次。”

  2015年末,健一会开始启动天使轮融资。”其实是想整合社群运营所需要的更多资源,包括未来做基金管理所需要的资源。“郑灵辉表示。当时社群全职人员只有他一个人。

  融资时问了三个朋友,三个朋友全都答应投钱,就没再问第四个人,估值2000万。这三个朋友,包括宝岛眼镜董事长王智民、上市公司三夫户外股东孙雷以及潮汕地区一位高净值的朋友。

  2016年4月一个下午,经股东王智民介绍,郑灵辉与中国第一代全职天使投资人许嘉荣(圈内人称“九万”,小米、中文在线、车库咖啡、ebay等企业投资人)在车库咖啡喝咖啡。深聊将近2个小时,许嘉荣问郑灵辉:健一会将来会不会收会员费?会不会收顾问费用?郑灵辉说:一分都不会收。被这句话触动,这位业内前辈马上答应投资健一会。

  无心插柳柳成荫

  郑灵辉是典型北方人,不善言辞,但笑起来右脸上有个标志性酒窝。

  他任职业投资人多年,2011年夏天与朋友喝茶聊天时,萌生了定期组织投资人聚会的念头。2011年11月第一次聚会,地点在健一公馆。当时几个朋友都想把这个聚会坚持下去,最好有个名字。有人提议,干脆就叫健一会。

  包括郑灵辉在内的几位牵头人,都是兼职。”我的工作感觉最闲,于是我开始牵头组织的活动多一些。”到2012年年末,其他几位朋友逐渐繁忙,郑灵辉慢慢一个人将健一会所有组织运营工作都扛了起来。

  ”组织活动很辛苦,很多事情很琐碎。参与人都通过定向邀请,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。但我这个人最大特点就是,如果觉得方向对的话,一定会坚持下去。健一会组织活动一路下来,认识了不少朋友,吸收了不少干货,成就感渐生。”

  2015年,郑灵辉从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离职,开始全职运营健一会。“具体什么盈利模式,也没想好。”

  同年8月,健一会推出第一期闭门微路演,主要为了满足健一会社群投资人会员寻找项目的需求。

  第一期反响较好,项目经过两层筛选,参会人员反馈项目质量普遍好于一般渠道。

  健一会随后开始与一些项目渠道合作,包括36氪、个人天使等。后又根据会员需求调整为专题微路演,对项目与投资人都进行严格筛选,同时对双方数量都开始控制,投资人体验明显提升。

  我们不是FA,免费是一种力量

  在创投圈儿,FA通常扮演创业者与投资人中间的对接者角色,由于双方信息不对称,居中的FA操作空间随意性较大,不规范案例时有发生。“虽然有时候我们会做FA的事,但我们不是FA。”

  郑灵辉将健一会与FA身份隔离的一个技术手段就是:不从对接项目行为里收取费用。

  没有了利益关联,健一会做项目对接时更加心无旁骛,不为单纯求量而拉郎配,或者赶鸭子上架。

  FA受一对一服务模式所限,暂时无法从技术层面进行规模化与规范化。既然如此,唯有给撮合行为嵌入靠谱基因。

  让撮合行为公益化,是郑灵辉能想到的最好的改造路径。

  “很多人问项目成交情况。根据个人了解,通过微路演成交的不下10个,包括已经估值到10个亿的彩球,这个体育大数据项目参加了健一会第一期微路演,后来几个互联网大佬在市场上开始争抢份额。但我们不管成交与否,都不收一分钱,从来不会对会员说项目有多好。”郑灵辉笑道。

  截止6月底,微路演已经举办了19期,项目以移动互联网为主,轮次以PreA轮、A轮及B轮为主。

  不仅微路演不收费,健一会还在偷偷拉着社群里的小伙伴们各种玩,当然,全部免费:

  投资人PR:与电视台创投节目、新媒体网站达成战略合作。根据投资人喜好,达成各种PR渠道无缝对接。

  项目退出:为投资人提供与国内相关领域上市公司下游基金等多个接触机会,不担心吊在一棵树上。

  彩票基金:利用大数据分析技术,产品月化收益率秒杀市场同类产品。

  而最火爆的一项,也是郑灵辉投入心血最多的一项,还得属迄今已玩了53期的闭门沙龙。

  闭门沙龙的玩法,是紧紧围绕市场热点进行议程设置,健一会动用自身及会员人脉,邀请产业高管、相关领域久经沙场的投资大佬以及优秀创业者,进行小规模闭门定向深度交流。

  这种玩法的妙处,在于通过一种较为放松的方式,使嘉宾与会员互动,投资人可以通过产业高管关起门来抖落出来的满满干货,高效率地梳理相关产业发展规律与未来走向,创业者则在与投资人肩并肩交流中,高浓缩地表达自身创业项目精髓,感受投资人对于项目的思路与看重点,为潜在的路演添砖铺瓦。

  创新工场合伙人郎春晖对这种交流方式有着极高评价:“是很好的跨界沟通方式!”

  高盛亚洲董事总经理朱斌评价:健一会里面卧虎藏龙。

  KKR前副总裁、华栋资本创始人吴华贵多次问:“老郑,健一会分舵什么时候开到上海来?”

  他们都在做加法,我们只想做减法

  社群生命力在于交流,维系有效交流的利器是降噪,健一会又是如何将降噪进行到底呢?

  降噪利器之一:身份准入。

  健一会会员特征:平均年龄在35岁到40岁之间,皆为投资总监和合伙人级别,覆盖了清科排名前50名投资机构。

  这些投资人整天在想什么呢?作为投资人出身的郑灵辉,很清楚这些:

  他们想投出很好的明星案例。

  他们想不停地和朋友交流学习心得体会。

  他们想知道市场热点在哪里。

  他们想为自己的案子找到下一轮融资。

  他们想在市场上尽快树立品牌。

  他们中80%都是男性,大部分都有些私房钱,放在枕边不安全(你懂的),想打理一下理财。

  他们冒出无数个问题,郑灵辉不想把健一会做成一个“答案“,他更愿意将健一会定位为一个方程式,让这些投资人通过运用与演算,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份理想“答案”。

  健一会现有会员300余名,郑灵辉的预期数字是2000名。有很多人找到他,希望加入,但他把门槛卡得很严,再熟的人,不符合标准也会被拒。郑灵辉不愿意单纯为了完成预期目标而放宽标准。他说,到达这个数字之后,健一会将不再发展新会员,而后将不断地对“不靠谱”的会员进行淘汰。

  “现在每隔几天,健一会的后台都会积累上百条会员申请数据。我们不断地在网络搜索公开材料,搜集到更多有价值的判断信息,在对申请人初步判断后,外地的朋友一般微信视频约聊,北京的朋友还是会约着见上一面,最后做出足足三页纸的详细评估报告,进而对申请人是否适合加入健一会就有了判断”。

  降噪利器之二:低调私密的绝缘体。

  健一会的活动多是这样的场景:

  它通常是在一个远离闹市的僻静空间。

  没有觥筹交错的推杯换盏称兄道弟,有的只是一杯清茶。

  与电子通讯绝缘,没有此起彼伏的电话声微信声。

  没有面红耳赤的争论,众人回归最原始的面对面对话,彼此心怀诚意,互相拼接大脑里缺失的信息拼图。

  郑灵辉偏爱茶。在他看来,茶低调、严谨、有内涵,充满中国元素。他甚至将健一会LOGO里的“一”字直接替换成茶叶形象,并将健一会slogan定位为“让投资更靠谱”。

  “靠谱,是这年头对一个人,一个组织的最高评价。”老郑喝口茶,悠悠地说。

  除了清茶,郑灵辉对于交流的介质选择很谨慎,在他看来,现代人的选择已经够多,健一会与其做加法,不如做减法,玩法千万种,不如将其中的一种玩纯熟,就像歌里唱的,“不要那么多,只要一点点”。

  健一万步

  2016年情人节晚上,郑灵辉一口气跑了44公里。“当时主要是为了完成戈壁训练组织上分配的跑量任务。发誓要完成,便没有任何退路。”

  郑灵辉给健一会微信工作群起的名字叫“健一万步”。健一会每个员工,包括他自己,每天运动量至少一万步,以周为结算单位。完不成任务的,自觉发红包。

  “这么做并非单纯为了同事锻炼身体,更是督促大家养成一种习惯,伟大的事业需要严格的自律。”

  郑灵辉全马个人PB是3小时40分,并参加了第11届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。戈壁挑战赛的规则是,A队(竞赛队)每队10人,比赛共计三天,每天统计一次,取队内第六名到达终点的成绩为全团成绩(女队员减时)。这就考验全队的排兵布阵,如何合理安排全队成员体力成了大学问。

  眼下,健一会成了郑灵辉的又一项戈壁挑战赛。

  “现在社群运营与项目对接的同事在陆陆续续到位中,社群线上产品开始发力。投资人社群因价值观的聚合而产生信任,因信任而产生网络,因网络而产生价值。我们的跟投基金已经正式运营。投移动医疗育果这个项目,从第一次到访公司,到基金打款,我们用了不到两周时间。“

此文由 最好目录网盘-优质网站推荐分享-以网站收录和网址导航为主的分类目录网!官方网站 编辑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!:首页 > 教程收藏 > 站长资讯 » 1人全职的社群,如何做到估值2000万?

()
分享到:

相关推荐

评论 暂无评论